当前位置:首页 > 知识

心术不正10:当着勇哥和阳哥的面,老乔求打

勇哥一回头,老乔求打“对呀,心术放鞭炮的不正,你知道啊,勇哥哥们儿?”阳哥说:“你放的和阳啊?”老乔说:“你俩哥们都能听明白。”加代说:“出去说吧。老乔求打”老乔一摆手,心术“不不不,不正出去说干啥呀?正好都在嘛。勇哥”“出去说行不行?”勇哥说:“你让他说。和阳”“不是老乔求打,乔哥。心术”点击输入图片描述(最多30字)“俏丽娃,不正那四辆车被砸坏了吧?有没有变形?车挺贵的勇哥吧?心疼不?”加代一听,赶紧回头。和阳勇哥和阳哥目光一对视。勇哥说:“啊,我说怎么把我车开走了。阳,你听懂了吗?”阳哥呵呵一笑,说:“我听懂了。”加代说:“乔哥,你的的意思......”没等加代把话说完,勇哥说:“哥们儿,那你把车砸了。你来这干什么来了?”“我来这干什么来了?谁能证明是我砸的?有什么证据是我砸的?有目击证人吗?还是有监控啊?谁能证明是我砸的?加代,你有证据吗?别的话不说了。两条路,第一个把钱还给我。第二,你打我吧。哎。我来都来了,你打我呗。你打呀。”阳哥和勇哥站了起来。加代都冒汗了。勇哥往前一来,“他要还什么钱?”“哥,我给他局里赢点钱,他......”加代已经没法说下去了。老乔头动尾巴摇,得意地说:“哎,怎么的,你打我呗。我们不都 是武哥朋友吗?你打我吧。”加代对勇哥耳语道:“勇哥,这明摆着碰瓷来了,希望我打他。打完了之后,把这钱讹回去。”老乔手一指,“说什么悄悄话?公开说呗。”勇哥没见过这样的人,挺震惊,用严肃的语气问道:“靠山是谁呀?”“天津武哥。”“谁?”“天津武哥。”勇可一听,“顺子啊?”“嗯。”点击输入图片描述(最多30字)阳哥问:“哪个顺子?”勇哥一回头,“天津阿sir公司的那顺子。”“哦,他怎么的?”阳哥往前过来了,勇哥一摆手,“你别动。”转身看着加代,“代弟,你都知道他想法了,那你就满足他吧。我跟你阳哥坐在这看着。我看他有多大背景,多大靠山。你别告诉他是我让你打的,也别告诉他我和你阳哥什么身份。他挺盼着你打他。”“他肯定盼着我打他,他好要钱啊。”勇哥一摆手,“揍他。成全他。”加代往老乔跟前一来。老乔不知死活地说:“怎么的?”加代朝着丁健等人一招手。一帮兄弟过来了,“哥,怎么的?”加代说:“我给你们做个示范,我怎么做,你们就怎么学。”老乔说:“对,看他的,你们跟他学。加代,你必须把我打进医院。你要是不把我打进医院,我天天砸你车,天天砸。”“俏丽娃。”加代朝着老乔的鼻梁就是一拳。老乔咕咚一下倒在地上。马三、郭帅、丁健、孟军围成一圈,对着老乔拳打脚踢,足足打了七八分钟。老乔躺在地上任凭拳打脚踢,痛并快乐着。仿佛每一次的击打都带着金钱朝着自己而来。老乔昏迷了,但是脸上带着满意的笑容。老乔的牙齿打掉了七八颗,鼻梁骨折,手脚骨折,肋骨全部骨折。勇哥一看,“行了,送医院去吧。别鲜红在主里,以后我都没法来吃饭。”加代让大鹏打了120。勇哥说:“代弟,有任何消息,你第一时间告诉我,我看他怎么办这事。”老乔在医院昏迷了两天,醒来后第一个电话打给了老婆,“你去找武哥,你跟武哥说,我只剩一口气,差点没了,让他要钱吧。”老乔的老婆来到了武爷的办公室,老武一看,“弟妹,你怎么来了?”“武爷,我家老乔给我打个电话,说要不行了,大夫都已经联系穿衣服的了,盒子都订了,让你这边赶紧给打电话要钱。”老武一听,“他真去了呀?”“去了,他差点死在那边,怎么能叫真去了呢?”“行啊,挺牲口的。你回去听我消息吧。”“武爷,你尽快吧。把钱要到给我就行。”“啊,是这么回事啊?行,行行行。你回去吧,我想办法,我想办法这两天要回来。”“嗯,行。谢谢武爷。”点个头,老乔的老婆回去了。武爷懵B了。这是我的哥们啊,我哥们能主动干出这样的事。这事传出去,我他妈脸上真有光。思来想去,答应人家了,也被打成这样,就帮他把钱要回来吧。但是怎么要呢?话该怎么说呢?武爷正组织语言的时候,有人敲门了。武爷一抬头,“进来。”门一开,涛哥进来了。老武一看,“哎呀,老弟,贵客呀。”站起身,伸出手,涛哥把工作证一亮,“认识吧?”“认识。”点击输入图片描述(最多30字)“认识就跟我走。你也算是业内人士了。流程都明白吧?啊,尤其跟我们在一起。多一句话不要问。走!”老武一下子B了,“我......什么问题?”“什么问题,换地方跟你说。”涛哥回头,叫道:“小李!”“到!”涛哥一摆手,“带走!”“涛子,你等会儿,我打个电话。”“你想打给谁?你说!”“涛子,我......我跟你一走,我就完了。这事要是传出去,我......”“你还能在乎这个?行啊,你胆是真肥呀?你干出的事,我连想我都不敢想啊。”“我干出什么事了?不是,我干出什么事了?涛子,”你别这么整,我这么大岁数。你说我这心脏也不好,有今天没明天的,你这给我整走了,我受不了。你平心而论,哪次你到天津来,你需要五爷的时候,不是,你需要顺子的时候,我比你大,叫声五哥也不亏,我什么时候犹豫过?我什么时候说过不行?我都懵逼了,我没法解释了。你能不能跟我说说什么事?”

勇哥一回头,“对呀,放鞭炮的,你知道啊,哥们儿?”

阳哥说:“你放的啊?”

老乔说:“你俩哥们都能听明白。”

加代说:“出去说吧。”

老乔一摆手,“不不不,出去说干啥呀?正好都在嘛。”

“出去说行不行?”

勇哥说:“你让他说。”

“不是,乔哥。”



“俏丽娃,那四辆车被砸坏了吧?有没有变形?车挺贵的吧?心疼不?”

加代一听,赶紧回头。勇哥和阳哥目光一对视。勇哥说:“啊,我说怎么把我车开走了。阳,你听懂了吗?”

阳哥呵呵一笑,说:“我听懂了。”

加代说:“乔哥,你的的意思......”没等加代把话说完,勇哥说:“哥们儿,那你把车砸了。你来这干什么来了?”

“我来这干什么来了?谁能证明是我砸的?有什么证据是我砸的?有目击证人吗?还是有监控啊?谁能证明是我砸的?加代,你有证据吗?别的话不说了。两条路,第一个把钱还给我。第二,你打我吧。哎。我来都来了,你打我呗。你打呀。”

阳哥和勇哥站了起来。加代都冒汗了。勇哥往前一来,“他要还什么钱?”

“哥,我给他局里赢点钱,他......”加代已经没法说下去了。

老乔头动尾巴摇,得意地说:“哎,怎么的,你打我呗。我们不都 是武哥朋友吗?你打我吧。”

加代对勇哥耳语道:“勇哥,这明摆着碰瓷来了,希望我打他。打完了之后,把这钱讹回去。”

老乔手一指,“说什么悄悄话?公开说呗。”

勇哥没见过这样的人,挺震惊,用严肃的语气问道:“靠山是谁呀?”

“天津武哥。”

“谁?”

“天津武哥。”

勇可一听,“顺子啊?”

“嗯。”



阳哥问:“哪个顺子?”

勇哥一回头,“天津阿sir公司的那顺子。”

“哦,他怎么的?”

阳哥往前过来了,勇哥一摆手,“你别动。”转身看着加代,“代弟,你都知道他想法了,那你就满足他吧。我跟你阳哥坐在这看着。我看他有多大背景,多大靠山。你别告诉他是我让你打的,也别告诉他我和你阳哥什么身份。他挺盼着你打他。”

“他肯定盼着我打他,他好要钱啊。”

勇哥一摆手,“揍他。成全他。”

加代往老乔跟前一来。老乔不知死活地说:“怎么的?”

加代朝着丁健等人一招手。一帮兄弟过来了,“哥,怎么的?”

加代说:“我给你们做个示范,我怎么做,你们就怎么学。”

老乔说:“对,看他的,你们跟他学。加代,你必须把我打进医院。你要是不把我打进医院,我天天砸你车,天天砸。”

“俏丽娃。”加代朝着老乔的鼻梁就是一拳。老乔咕咚一下倒在地上。马三、郭帅、丁健、孟军围成一圈,对着老乔拳打脚踢,足足打了七八分钟。

老乔躺在地上任凭拳打脚踢,痛并快乐着。仿佛每一次的击打都带着金钱朝着自己而来。

老乔昏迷了,但是脸上带着满意的笑容。

老乔的牙齿打掉了七八颗,鼻梁骨折,手脚骨折,肋骨全部骨折。勇哥一看,“行了,送医院去吧。别鲜红在主里,以后我都没法来吃饭。”

加代让大鹏打了120。勇哥说:“代弟,有任何消息,你第一时间告诉我,我看他怎么办这事。”

老乔在医院昏迷了两天,醒来后第一个电话打给了老婆,“你去找武哥,你跟武哥说,我只剩一口气,差点没了,让他要钱吧。”

老乔的老婆来到了武爷的办公室,老武一看,“弟妹,你怎么来了?”

“武爷,我家老乔给我打个电话,说要不行了,大夫都已经联系穿衣服的了,盒子都订了,让你这边赶紧给打电话要钱。”

老武一听,“他真去了呀?”

“去了,他差点死在那边,怎么能叫真去了呢?”

“行啊,挺牲口的。你回去听我消息吧。”

“武爷,你尽快吧。把钱要到给我就行。”

“啊,是这么回事啊?行,行行行。你回去吧,我想办法,我想办法这两天要回来。”

“嗯,行。谢谢武爷。”点个头,老乔的老婆回去了。

武爷懵B了。这是我的哥们啊,我哥们能主动干出这样的事。这事传出去,我他妈脸上真有光。思来想去,答应人家了,也被打成这样,就帮他把钱要回来吧。但是怎么要呢?话该怎么说呢?武爷正组织语言的时候,有人敲门了。武爷一抬头,“进来。”

门一开,涛哥进来了。老武一看,“哎呀,老弟,贵客呀。”站起身,伸出手,涛哥把工作证一亮,“认识吧?”

“认识。”



“认识就跟我走。你也算是业内人士了。流程都明白吧?啊,尤其跟我们在一起。多一句话不要问。走!”

老武一下子B了,“我......什么问题?”

“什么问题,换地方跟你说。”涛哥回头,叫道:“小李!”

“到!”

涛哥一摆手,“带走!”

“涛子,你等会儿,我打个电话。”

“你想打给谁?你说!”

“涛子,我......我跟你一走,我就完了。这事要是传出去,我......”

“你还能在乎这个?行啊,你胆是真肥呀?你干出的事,我连想我都不敢想啊。”

“我干出什么事了?不是,我干出什么事了?涛子,”你别这么整,我这么大岁数。你说我这心脏也不好,有今天没明天的,你这给我整走了,我受不了。你平心而论,哪次你到天津来,你需要五爷的时候,不是,你需要顺子的时候,我比你大,叫声五哥也不亏,我什么时候犹豫过?我什么时候说过不行?我都懵逼了,我没法解释了。你能不能跟我说说什么事?”

分享到: